分类
亚搏娱乐app官方平台

三联书店试水深夜书房首日营业额超白天

尽管北京三联韬奋书店运营成本增加一倍,但夜间与白天的销售额相当。业内人士认为,其经营模式能否“长线飘红”还有待观察

陈汉辞

“没想到四天后会收到李克强总理的回信。”三联书店总经理樊希安既激动又意外。

4月18日,樊希安致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介绍三联书店创办北京首家24小时书店(北京三联韬奋书店)的情况。

22日,李克强给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全体员工回信。

李克强希望三联韬奋书店把24小时不打烊书店打造成为城市的精神地标,让不眠灯光陪护守夜读者潜心前行,引领手不释卷蔚然成风,让更多的人从知识中汲取力量。

23日是世界读书日,这一天也是北京三联韬奋书店24小时书店正式挂牌营业的日子,店门口一大早就挂起了邹韬奋亲笔书写的“竭诚为读者服务”的牌子。

24小时不打烊

“我们还是比较冷静的。”三联书店副总经理、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张作珍并没有沉浸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现在是媒体宣传的高潮期,24小时书店的运营情况究竟会怎样,还是要看接下来的平稳期。”张作珍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在正式挂牌营业之前,该书店已经进行了两周的试运行。

樊希安告诉本报记者,运营情况还不错。尽管成本增加一倍,但夜间销售额与白天的销售额相当,有时甚至还会高于白天。

不过,诸多业内人士认为,“24小时不打烊”的经营模式能否让传统书店的销售“长线飘红”还有待观察。

至于这个考察期会持续多久,三联韬奋书店的管理层也无法预测。

“还是要先用心经营……”记者与樊希安的对话不停地被打断,因为时不时会有读者询问“24小时书店”的情况,樊希安一一详细介绍,每次连距离书店最近的公交与地铁路线都不落下。

24小时,书店的灯一直亮着,人流不断穿梭,7位工作人员倒班连轴转。

不过,辛苦还是有“回报”的。

本报记者了解到,没有24小时营业的时候,三联韬奋书店一年的营业额是1300万元,平均每天3万元左右。而深夜营业的第一个周五晚上,营业额达到了3.5万元。

“试营业15天以来的销售情况是驼峰形式的,周五和周末销售量激增,白天和晚上的总销售额为98万元,白天销售额共62万,日均4.13万,晚上共36万元,日均2.4万。现在夜晚的销售额与以往白天的销售额大致相当。”樊希安表示。

事实上,在书店决定24小时不打烊后,业内人士怀疑最多的是,“深夜书房”能否吸引读者?

樊希安比较有信心,因为书店的人文、交通环境都不错。加之国家倡导全民阅读的大背景,三联书店实行24小时营业的时机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早在2008年,台北诚品书店就开始24小时不打烊。如今,这家书店已成为台北的文化地标之一。

“深夜书房”的前世今生

本报记者了解到,三联运营这家24小时书店一年纯粹的投入需要200万元左右,不过,对于三联韬奋书店而言,这其中100万会来自国家免税政策为其增加的收入,另外100万元是需要三联书店自己承担的成本。

1996年,三联书店与香港三联合资成立北京三联韬奋书店(前身是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

书店创立最初的一到两年,收支基本持平,但在接下来的10多年都是亏损。2009年,亏损已达2286万元,除自身生存难以为继之外,同时对北京三联书店(出版社)的利润也有所影响。

知情人士称,在最难的那几年,书店只是向三联书店交些象征性的租金,也就10万元左右。

2009年年中,中国出版集团公司酝酿整体上市,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作为北京三联书店的一部分被打包到上市公司中。根据上市需要,2010年,北京三联韬奋图书中心进行改制,香港三联退出后,三联书店成为独家控股的股份有限公司,店名也更名为北京三联韬奋书店有限公司。

改制后的书店进行现代企业化的管理,同时,书店将二楼出租出去,这样就有了每月几十万的纯利。

2011年,书店终转亏为盈。

公开数据显示,2011年,三联韬奋书店全年销售额达1100万元,同比增长10.29%,其中网店销售12万元,团购增长了130%。

“深夜”转型能否成功?

2011年,三联韬奋书店转亏为盈的同一年,拥有17年历史的北京著名独立书店风入松贴出了停业通知、上海季风书店也传出关闭的消息、光合作用书店因资金链断裂暂时关张。

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十年中,近五成民营书店倒闭。

随着数字化大趋势的来临,实体书店将会走向何方已成为业界不得不思考的一个现实话题。

数据显示,近几年,随着文化消费的增加,实体书店图书销售仍是增速,保持在20%左右。而目前线上图书零售占整体图书零售市场不少于30%的份额,增速在35%以上,每年增加9%的市场份额。

在线上线下的剧烈碰撞中,三联韬奋书店“人文社科类”的定位(书店此类图书占到60%~70%)使其同样受到冲击。

2011年,三联韬奋书店共卖出36.44万册书,但每本书的利润不到一元。

尽管在艰难时期,传统书店仍可以享受一些政策优惠,但转型的压力在越变越大。

中国出版集团给三联书店的压力也很大,每年销售收入和利润要增长10%以上,这就意味着转型已成为传统书店与出版企业的重要任务。

目前,三联韬奋书店也有网络销售店,但更多是辅助作用,销售额所占比例非常小。

相对于数字化平台的搭建,业内人士认为,核心还在于内容的生产、市场的细分与精准的定位。

2012年三联书店恢复邹韬奋先生在80年前创设的“生活书店”出版品牌,出书范围包括人文科学著作、文学艺术作品、大众文化读物和实用生活知识类图书。

社科人文类图书本身在出版领域所占比例并不高,而三联书店是此类图书的重要出版社。据不完全统计,国内一半左右的此类作品出自三联。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外语系英语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程虹翻译的四本作品(《低吟的荒野》、《醒来的森林》、《遥远的房屋》、《心灵的慰藉》)也由其出版。

“就书店而言,我们想做的是一个文化地标。不过,现在总理突出了‘精神地标’,这个要求就更高了。”张作珍表示。

(原标题:不打烊的“深夜书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