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首页

哈尔滨失火大楼内部结构可能被非法改造过

昨日13时左右,殉职消防员遗体被找到,消防员们将战友遗体抬离废墟。1月2日,哈尔滨一仓库大火,5名消防员牺牲。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昨日13时左右,殉职消防员遗体被找到,消防员们将战友遗体抬离废墟。1月2日,哈尔滨一仓库大火,5名消防员牺牲。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

焦煳味的源头来自于道外区太古街727号——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仓库。1月2日13时10分许,该处仓库发生火灾,并持续了约24个小时。

昨日13时30分左右,坍塌的火场里,最后一名被埋消防战士的遗体被抬出废墟。之前,他已有4名战友因这场大火离世,14名伤者在医院接受治疗。

赵子龙、傅仁超、张晓凯、杨小伟、侯宝森,他们中最大的22岁,最小的只有18岁。现场很多消防战士都很年轻,胡须还不浓密。

当最后两名消防战士杨小伟、侯宝森被抬出时,战友们无声地流着泪,朝他俩敬以标准的军礼。

【起火】

商户自救无效呼叫119

1月2日13时14分,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的商户周平第一时间发现起火。

该市场位于一个总高11层的商住两用建筑下,南北走向,1至3层为商铺和仓库,再往上是民房。

周平在里面租有数百平米铺面。靠东的半圆形场地,是商户们的销售场地;靠西的是仓库,各家商户用铁丝网和篷布分割自己的存货。

“起火的准确位置是仓库,距离作为销售场地的那个半圆形平台有30来米。”周平证实,火灾发生时,这个市场里聚集着众多商户,他在自家仓库旁看见了火和烟,“那里面堆满塑料制品。”

发现起火了的商户们抄起灭火器就冲了上去,首先失火的那个仓库的租户也冲上来扑火,“我听说这家人使用什么电器时起了火”,周平说。

那仓库里堆着的塑料制品燃烧着,黄黑色的浓烟熏得人喘不上气。周平憋着气用掉了两支灭火器,但火越来越大。

看到火势难以控制,周平和其他商户们遂放弃救火,边往外跑边大喊救火。

周平称,虽然在该市场经营多年,但商户们并不知道市场内消防设施是否管用。

消防车赶来前,赶到现场的辖区派出所民警,已开始疏散住在这栋楼里的居民们。

“我打了火警电话,消防车十来分钟就到了。”周平等人跑到市场对面的路上躲避大火,他看见,那时火舌已从仓库蹿到了销售场地,大股浓烟随火势直往外蹿。

【阻塞】

仅几辆消防车靠近火场

赶来的消防车进入市场并不顺畅。

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处于哈尔滨的老旧小区,楼下都是商铺,市场附近是多年的批零经营区,周围商户多将货物摆在门外。而且雪上加霜的是,起火地点街道狭窄、没有消防通道,近十来米宽的道路两侧停满汽车。

据新华社报道,哈尔滨市道外区老旧社区众多,消防隐患多,去年已屡酿火灾:9月2日,道外区马克威商场着火,2人遇难;6月10日,一3层老建筑起火;4月25日,一网吧起火。

几辆先头消防车好不容易挤近市场,周平看见消防战士架起云梯就不停往起火的市场内喷水。

而随后赶来支援的大型消防车甚至无法进入火灾现场核心区。现场商户告诉记者,其他车辆只能串联水管喷水,但压力不足加上当时零下20多摄氏度的温度,水喷出去后就基本结冰了。

现场目击者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前晚因气温过低,消防用水时断时续,有时管头会被冻住,消防员不得不更换管头,甚至还用热水浇。

“实话实说,消防车来得真够快,但就是憋在外边隔着楼使不上劲!”一位于姓商户对新华社记者说,该市场大约有1560户商铺。

至1月2日20时,火已烧了近7个小时。这时,市场上方的居民楼里突然有人喊救命,“看不清是哪一层,有人抱着孩子,边喊叫边挥舞着一块白布。估计是下午起火那会儿警察通知撤离时这家没听见”,周平说。

周平称,消防战士们迅速上楼,不到一个小时,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被护送到安全地带。

“我本来想问问那个失火仓库的租户,究竟是什么引起了火灾,但后来再没见着他”,周平说。

【坍塌】

3楼塌了掩埋2楼消防员

截至1月2日21时许,北方南勋陶瓷大市场仓库大火已持续了8个多小时。

消防战士们还在一拨拨进出市场灭火。周平和商户们仍站在现场,眼睁睁地看着火舌在市场内舔舐着。

康宏伟(化名)是哈尔滨当地一名记者,他在起火不久后赶至现场采访。之后他听闻居民都已疏散,并无人员伤亡后,返回了家中。

事发当晚21时40分左右,康的微信朋友圈出现一条消息,称起火的市场第3层楼板被烧空了,当时正在2楼灭火的消防员们被埋在了废墟里。他抓起衣服就往现场冲。

昨晚,哈尔滨市政府发布消息称,当晚21时37分,因建筑上部毫无征兆发生垮塌,引发大量建筑构件砸落,导致相邻建筑结构严重破坏,当时正在楼下灭火救援的19名消防战士(包括1名保安),被全部掩埋在废墟中。

昨日,一名参与现场救援的消防官兵的家属对新京报记者称,3楼坍塌时,她老公正往4楼走,但没人会想到3楼会塌。这名家属称,她老公说,当时什么都看不见了,只能摸索着救人。

康宏伟赶到现场时,发现市场周围已被完全封锁,消防车、救护车一辆接一辆往市场附近涌来。

哈尔滨市政府称,火灾发生后,哈尔滨消防支队119指挥中心先后调集25个中队、121辆消防车、515名指战员赶赴现场实施灭火救援。大庆、绥化消防中队也赶来增援。

【楼塌】

楼房像遇地震一样垮塌

“我们围观的人都看到了,埋在废墟中的消防战士被抬了出来。现场的医生说,两个年轻的消防员当场死了。”康宏伟说,之前稍小的火舌这时又开始狂舞,浓烟呛得人胸部疼痛,“陆续赶来的消防员们,大声喊叫着:赶紧救人!赶紧救人!”

新华社报道称,当时有部分参与救援的官兵,大声呼喊战友而没有听见回应,情绪几近崩溃。

一条条水枪不停往里喷水。搜救进行时,哈市气温持续降低,消防枪喷头时不时被冻住,“消防官兵们不停换喷头。”钩机等大型设备也纷纷开进火场。

1月2日22时许,康宏伟还亲眼看见一名被埋的消防员被抬出了火场。

1月3日凌晨1时许,火灾建筑再次发生垮塌,一侧楼体塌了。

“一声巨响”,房子“像遇到地震一样塌了”,康宏伟说。“我们以为我们站的地方垮掉了”,周平仍心有余悸。

而搜救仍持续了一整夜。

1月3日早晨,曙光划过天际照亮火场。市场右侧的楼体已整体塌掉,11层建筑只剩10多米高的废墟。整夜喷的水,被低温冻在废墟上,一些地方还挂着一米多长的冰柱。市场里明火时隐时现,浓烟始终未停歇。

【消防员】

伤员醒来问战友是否活着

昨日,参与救援的一名消防官兵称,以他的经验,冲进火灾现场内部灭火是常有的事,“我们只是不知道这楼会被烧垮掉。”

“大火已经灼烧这栋楼8个多小时了,混凝土可能早就酥了。”昨日,现场一名大庆消防支队的消防员称,他也没经历过扑了这么久还没扑灭的火。

现场不少塌下的建筑碎块呈灰褐色,钩机的铁臂扫过,这些碎块迅速变成碎粒。

昨日,上述大庆消防支队的消防员透露,失火建筑内部结构可能被非法改造过,“这也有可能是造成楼体垮塌的原因。”

从火场废墟里抬出的消防官兵被陆续送往哈尔滨医科大学医院。

该院称,除了死者,被送来的伤者主要是外伤、骨折、挫裂伤等,另有伤员颅骨骨折,伴有眼部、颌面损伤。

昨日,一名自称该院急诊科护士发出一条消息称,他们科收了6个受伤的消防战士。年轻的消防战士醒来问:护士姐姐,你知道某某在哪吗?某某某还活着吗?我旁边躺的是谁?

该护士称,当时她就哭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永生 实习生 尹瑞涛 李骁晋

(原标题:冰城烈焰24小时)

编辑:SN010


我沐浴在美好的感情之中

快乐在交往之中。每天交流,有时亲情,有时友情,有时爱情。我的身体和灵魂沐浴在美好的情感之中,有同情,有关爱,有激情,有柔情。就像浸淫在一池清澈的温水之中,身心舒适,沾沾自喜。


乌克兰日记:绝望的滋味

我们前前后后奔走了三天,到各个民兵武装组织的军事据点去解释来意、签字画押,终于被同意到机场附近去拍摄采访。顿涅茨克机场因为它的战略意义,从东西部一开战就激战到现在。


不能让踩踏健忘症再跨年

踩踏悲剧发生后,网络舆论场在还原现场的同时,也在猜测悲剧原因中陷入了混乱。愤怒的人们习惯性地陷入灾难情绪中,从网络碎片化的传闻中寻找导致悲剧的原因并义愤填膺地脑补当时现场:有传闻称当时有人往下抛洒美钞造成哄抢,立刻便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可能的抛洒者……


对比东京和北京的票价

从地铁票价与居民收入的对比角度看,北京地铁票价比起东京略贵。北京地铁运营方在涨价后,能不能很好地实现盈利,能不能把让北京地铁更加人性化,恐怕是下一步的课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