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亚搏首页

河北亿元贪官被指私底下满嘴脏话动不动就骂街

马超群几乎是一夜之间就“火了”,被贴上的标签是“史上最贪科级干部”。根据权威记录,目前记在马超群名下的贪腐数据是: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其中7套在北京二环,家中七人涉案。

然而,就在新华社通过新华时评,称马超群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小案巨腐”典型之后,11月13日晚,马超群71岁的母亲张桂英却举行新闻发布会辩称“巨额财产和儿子并无关系”。不过,检方随后即予以了反驳。

马超群案波澜再起之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检方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个案子前期的侦办速度很快,2月份抓的人,没过多久资料就转交到检方了。”

“小案巨腐”

“他个子不高,在正式场合喜欢用排比句,戴高帽儿的话能说一车,私底下的时候满嘴脏话,动不动就骂街。”关于马超群,一位曾与其打过交道的酒店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如是描述。

马此前任职河北省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如果腐败分子真有苍蝇、老虎之分的话,他的职务一定算不上老虎。

2月12日,马超群被带走,次日秦皇岛市城管局就召开党委(扩大)会议,决议成立北戴河供水总公司临时领导小组,2月18日便正式任命了新任总经理和党委书记,间隔的这6天时间,还包含了一个周末和元宵节。

此后9个月的时间里,马超群落马的消息,并未在其工作、生活圈以外的范围内传播。直至11月12日,一份来自新华社发自石家庄的专电被公布,这篇题为《河北强力惩治腐败:10个月立案14808起》的报道,于12日下午刊发于新华网。该文称,河北省纪检机关严肃查处了一批发生在群众身边、社会影响恶劣、群众反映强烈的“小案巨腐”案件,“其中,某市一涉案官员家中搜出现金上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贪腐程度令人触目惊心”。三个小时后,《中国日报》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证实了上述涉案官员为科级干部马超群。

11月13日,新华社继续追踪此事,并报道称:“‘贪婪跋扈、嗜财如命’的马超群,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疯狂敛财索贿。不管是民资兴办的企业、酒店,还是在北戴河的一些中直部门,只要是通水管,马超群都敢伸手要钱。‘谁的钱他都要收,哪儿的钱都敢要。’一位熟悉马超群的当地干部反映,‘不给钱就不通水,给钱少了就给你断水。’”

据新华社报道,马超群落马的直接原因是,北京的某家企业要在北戴河办餐饮酒店,当酒店开始要接水时,马超群向企业索贿500万元。企业无奈之下,将其索贿过程录音,随后向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突起波澜

官方媒体权威跟进报道之后,原本以为案由确凿的典型案例突起波澜。11月13日晚,马超群母亲张桂英却在秦皇岛举行了新闻发布会。

“一晚上,我的两个儿子都被抓了。”张桂英在发布会上回忆起2月12日的情形时情绪激动。据她介绍,当晚有200多名武警、特警、纪委、检察院、公安人员等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抓捕马超群,另有至少50人在马超群弟弟马重群住处,对马重群实施抓捕。

一同出席发布会的马重群前妻孟秋红表示,马重群当晚接到母亲电话,听到马超群被抓消息后随即出门,被早有埋伏的调查人员抓获。随后有数名持枪人员进入其家中进行搜查,将保险柜内数万元全部搜走。孟秋红随后用电话向张桂英汇报此事,张桂英随即决定将家中40多箱现金全部转移。

张桂英转移的是自家二楼衣帽间里的四十几个箱子,里面装着官方公布的1.2亿元现金,但张桂英表示自己并不能确认现金数量,因为专案组一直没给清单和记录。

张桂英表示,这些钱与马超群和马重群都无关,她只是因为两个儿子被抓慌了神,怕说不清楚,就连夜叫来女儿和外孙,用两辆车把箱子全部拉到另一房子处。她说,四个儿女都不知道家里有这么多钱,丈夫2012年10月去世后,只有她知道;而这些钱是丈夫一笔一笔挣回来、她一捆一捆包扎好的,装满一箱就以胶带、牛皮纸等包裹好。

张桂英称,68套房产大多是她和丈夫所持有,小女儿马青茹代持部分房产,马超群名下仅有一套房子。至于儿子被调查的原因,张桂英归咎于儿子与现任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马壮不睦被报复,“我儿子听说马壮贪污了100万,准备去举报,结果还没举报,就被马壮报复了。”

据张桂英透露,目前除马超群外,曾长期在秦皇岛市供水总公司下属工程公司任职的马重群、马青茹等7名家庭成员均已被刑拘。

“怎么可能?”

11月14日,秦皇岛市人民检察院宣传部门工作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张桂英的表态回应称:“怎么可能?”

上述检方工作人员表示,马超群案目前已经完成在纪委、公安部门的案头工作,该案目前已在检方的行政程序中进行,具体办案单位为北戴河区人民检察院。针对张桂英的言论,该工作人员表示:“她说没一分钱来自她儿子不管用,法律讲的是证据。”

据了解,张桂英在发布会上的确未能出示巨额资产来源的相关证明。“倒腾房子很多年了,多少套房子我都数不清。”张桂英称,很多农家院子是多年前以几百元的低价购进,后来因拆迁等原因都获得高额回报,“我老头啥都倒腾,房子、缝纫机、自行车,还帮人要账,还入股了一个矿。”

张桂英表示,原来合作的老板早已去世,她现在无法证明这个矿的情况,丈夫不让她过问外面的事,她只管家里,管把钱放好。

前述酒店负责人则表示:“如果有索贿录音这样的证据,想翻案就难了。不过他的口碑一向不好,出事恐怕也是早晚的事。”


泼粪大妈,放开那个性学教授

我一点也不质疑大妈的良好用心,绝对是奔着“爱国爱家保卫青少年”的崇高目标去的,我也不怀疑现在某些地方举行的性文化节陷入“有性无文化”的尴尬境地,但我没法因大妈用意崇高而盲目地支持站不住脚的论点及论据。


管水龙头的,如何能贪1.2亿?

来自河北秦皇岛的副处级干部马超群,同样以1.2个亿的贪腐数据惊掉世人眼镜。而更奇葩的是,他也没多少权力,只是一个管自来水的!用收60块钱自来水的时间,自己家里的钱就能堆到1.2亿,做他这样的官员,还真是一本万利呢。


985,211不是世袭的贵族大学

“985”和“211”首先是一种身份和血统。前些年,“985”和“211”的高校名额就已经不再扩招,这基本等于这些大学在我国已经确定了“贵族血统”+“世袭罔替”的待遇。只有废除之,我国数千所高校才有可能实现更大意义上的公平发展。


中国商业为何缺诚信

一个天天在电视上播放皇子为争帝位死掐、妃子争宠互害、学者谈起三国中的阴谋津津乐道的国度,重建信任的难度可以逆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